探访三山岛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

笔者作为一个民间的吴地文化研究者,在去了一趟苏州三山岛,瞻仰了三山岛上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后,脑海里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朝圣”这个词,这一点也不夸张,三山岛“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是吴地最早的人类活动遗址,距今有12000多年。研究吴地文化,怎能不怀着“朝圣”的心情去看呢?

三山岛在太湖中,由三座山峰组成。去的那天上午是阴天,还有阵阵春风拂面,不热也不冷,适合出游。我们一行从东山长圻码头乘摩托艇到三山岛,在老同学和村领导的安排下,乘上游览车,由专人带我们,开始了“朝圣”之旅。一路上,看杨柳依依,桃花盛开,野草勃发,生机盎然,真是春色无边,春光无限。随着车子前行,四周的景色也在不断变幻:一会儿,山坳里冒出一落粉墙黛瓦的民居;一会儿,眼前是满坡的梅林、茶树林和枇杷树林;一会儿,左边是郁郁葱葱的起伏山峦,右边是烟波浩渺的太湖风光,湖光山色,交相辉映;一会儿山谷间闪过一座古庙或是一座旧庵……

景色迷人,空气中也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茶香和花香,让我们的内心变得宁静而又美好,感觉像是到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不知不觉中,游览车已经开了很长一段路了,在绕过一个几乎家家开农家乐和民宿的村落后,就来到了一个山脚下,山脚下有一小片农田,就在山峰和太湖之间,农田里种有油菜、蚕豆和豌豆等,分别开着金色、蓝白相间和粉红色的花,煞是好看。

农田中只有一条小路,自行车骑不进去,我们下车、步行,走到小路的尽头,就见一座黑色的、与真人差不多大小的、模样好像正在打制石器的原始人的雕像。雕像旁边竖着一块石碑,上面有“国家地质公园三山岛景区”和“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等字样,上面还有小字介绍说:三山岛发现的旧石器是长江中下游和太湖地区首次发现的。这块石碑看上去已经有些斑驳了。石碑的后面就是太湖,石碑的前面是一座陡峭的山峰,就是青峰岭。青峰岭的峭壁下面是一片湖滩,湖滩上乱石遍地,芦苇丛生,显得荒凉而又神秘。

在三山岛村委会工作人员的指点、帮助下,我们小心翼翼地从陡峭的山脊上,下到湖滩,踩着乱石,来到一个很奇怪的洞穴前。洞穴呈扁形,入口很窄,就在陡峭山峰的最下面,里面似乎有水。工作人员称太湖涨水时,该洞穴也会涨满水,甚至还会被淹没掉。工作人员还介绍说,该洞穴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现的,发现后,南京博物院考古部负责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的专家在1984年4月下旬,对洞穴进行了挖掘,挖掘后,专家张祖方断定该洞穴为石灰岩溶洞。此次考古,专家还在溶洞前的湖滩上发现了几块颜色棕红、质地坚硬的大石片,不是石灰岩石块。经鉴定,确定为燧石。那么什么是燧石呢?燧石就是石器时代的原始人用来制作石器的原料。

1985年秋天,张祖方和同事王闽闽又邀请上海大学文学院考古与博物教研室副主任陈淳,会同苏州博物馆、吴县文管会联合在三山岛做了一次小规模的试掘,其中,在发现溶洞和燧石的湖滩边,考古人员又发现了许多经人类打制的石器,器形包括用于砍伐的砍砸器,用于钻孔的尖状器,用于刮削切割的刮削器,以及石核,使用石片等。这种旧石器,在长江下游的江南地区还是被首次发现。这种石器与华北地区的旧石器文化有显著的区别,其中的石核与石片多用变质岩作为原料,而以凹刃刮削器为代表性器物。打制十分讲究,在打击而成的月牙状凹刃上,都留有修理的疤痕。刃口又经加工,打击成细牙密布的锯齿状,从而使切割锋利。这些旧石器经专家考证,是距今12000多年前的古人类留下的遗物。

这个旧石器遗址的分布范围是在长约60米,宽约12米的窄长胡摊上,总面积约700多平方米。此次挖掘,实掘面积36平方米,文化层厚度约40厘米,共约出土了5200多件石制品。所以专家分析,这篇湖滩可能是远古先民制作石器的加工场所。这个旧石器文化遗址的发现,是长江下游史前考古的一次重大突破,填补了我国旧石器分布的空白,这也证明了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同样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摇篮。

据工作人员介绍,另一个三山岛旧石器文化遗址的考古证据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小姑山和龙头山等地开山采石留下的赤红泥沙中发现的远古兽骨化石。兽骨化石发现后,考古人员在1984年和1985年间也进行了多次挖掘,出土了各种动物的牙齿、上下颔骨、粪便类化石共600多种,还有大量的动物骨骼。通过对这些出土物的研究分析,断定其为猕猴、兔子、黑鼠、豪猪、棕熊、西藏黑熊、鼬、狗獾、鬣狗、猞猁、虎、野猪、鹿、斑鹿、牛、犀牛和狼等等动物的化石。而其中的鬣狗化石的被发现,及对其他动物化石中的含氟量的测定结果,都表明距今数万年以前,这些动物就已经活跃在这一带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鬣狗这种动物在几万年前就已经在地球上绝迹了。这也证明,在几万年前,三山等太湖中的一些岛屿和太湖东部平原是连在一起的,虽然陆地很小,但已经成陆。山上树木葱茏,平原满是草地,植被十分丰富。而后来,到了距今约6000~7000年时,由于海水浸入,才使湖东平原被淹没。

身处这样一片史前人类活动过的神秘湖滩,远望浩渺的太湖,想象远古先民在此地打制各种石器,用来抵御凶猛的动物,采集各种植物果实,捕猎所需的食物,以此生息、繁衍,真是激动不已,竟然也想在这片湖滩上找到一些远古的遗迹,以完成我的“朝圣”之旅。于是,我在湖滩上四处寻觅,希望能找到史前留下的“一石二骨”。经过努力翻找,终于发现了几块奇特的石头,虽不能马上断定它们是史前的遗物,但我还是满心欢喜地把它们全部放进了随身带的相机包里。此次三山岛“朝圣”之旅,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通过现场考察,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吴地最早的先民的生活场景和生活状态,真是获益匪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