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三山岛怎么去

早有耳闻苏州三山岛是个度假不错的地方,但从未去过三山岛的我,不知道苏州三山岛怎么去,于是跟着于老师,一起去了三山岛。 汽车停在东山长圻码头,如照山水画的习惯,应是有个老渡口,有只老式的小船,一副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样子或是由一个掌渡船的拉动横贯湖中的水面竹缆索从容的来回渡人。幻想中的事情和实际上的一切会相去的有些遥远,我的想象力未免有些过分了。一进港湾,只见几个高大的轮船像小楼房一样排列着,陆陆续续上客至十一点整,船开了,轮船的铁犁化开湖面掀起来一层层的白浪,在太湖里留下一片波纹。继而是约二十分钟的轮渡过程。

抵达了三山岛,农家乐主人还派了绿色的三轮摩托车来接我们,天色飘着沾衣欲湿的微雨,车子溜叮叮地响着,清冷的风从湖面上吹来,带着潮湿,带着太阳的气味,或是带着几点从树叶上飞溅出来的水。一共不过是几条弯弯曲曲的林荫小道,路很狭,新新旧旧的人家依湖而建。大部分隐在绿荫里,配合着四周的景色,看上去确是一种心灵的享受。 三山岛这儿没有商场,没有电影院,没有喧嚣的街道也没有红绿灯。这真是古人笔下的江南水墨,层层雨脚,郁郁云头,氤氲带烟生碧雾。

这样的小岛,似乎没有面目可憎的人,看来看去都是和颜悦色,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它是一派的自然风味,清净的烟雨江南在这儿发挥到了极致,而它的本身就是人世安然稳当的美,这种美在大城市是看不见的。 我们预定的农家乐是三山岛3大品牌农家乐之一的仙岛农家乐。人至度假的时候,东奔西走,心情就比平日好的多,也特别想吃东西,我个人尤其有这种毛病,也或许是晚餐太丰盛了一些。那些个“直须趁此筋力强,炒梗烹鲈加桂姜”“脐间积冷馋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瞬间都明白了,鲈美菰香,无需多言。晚上是如何回房间的,且记得清楚,撑的哼哼唧唧每个步子都走的结结实实。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离开三山岛的早上,很欢喜的享受了在这的最后一顿农家乐早餐。行李里多了一只莲蓬,这是我给自己选的三山岛纪念品。